首页 > 多彩馆风
阿卡迪亚的国庆日——领事处 李宇颖
2013/02/20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日。

  前年的这一天是我们来加拿大的第一个国庆日。因为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到来,渥太华,这座宁静的城市一夜之间沸腾了。谁都想有机会亲眼目睹只有在王子公主的童话书中才看得到的活生生的主人公。那天天气很热,我们随着拥挤的人群汗流浃背走了几个小时,最终也没能看到主人公的真面目。但是也没有什么遗憾,毕竟经历了这样一种盛况已是难得。王子公主离我们总归还是太遥远了,他们的真实性和童话书中的存在于我们的意义并无多大差别。

  去年的国庆日我们离开了渥太华,行走在1000公里以外,不知道这里的加拿大人怎样过国庆。清晨,从下榻的酒店出发,坎贝尔顿(Campbellton)——这个加拿大东部小城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没有飘扬的国旗,没有想象中的喧嚣的乐队、热闹的游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晨,安静、整洁,连风都是轻柔的,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打搅了这宁静。

  出了城,上高速,公路两边依旧是密集的丛林。唯有一条大河与我们并肩同行,忽远忽近。海已经不远了,就在河的尽头。我们脚下正是加拿大东部阿卡迪亚半岛优美海岸线的一部分。阿卡迪亚这名字(Acadia)的来源可追溯到探险家维拉萨诺(1480年—1527年)的身上。在他的地图上他把现维吉尼亚以北的整个大西洋沿岸地区称为"Arcadie",希腊语的意思为“丰足的土地”。阿卡迪亚人的祖先来自法国,17世纪陆续迁居北美大陆东海岸。但是和魁北克的法国后裔不同,阿卡迪亚人并不过分眷恋自己的故土,而自称为阿卡迪亚人。多年来,面对英法两国殖民北美大陆的此消彼长,阿卡迪亚人始终采 取中立的态度,既不偏袒法国,也不效忠英国。有趣的是,一路走来,途经的小村小镇,国庆日当天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插一面小旗,但它既不是加拿大国旗,也不是阿卡迪亚半岛所在的新不伦瑞克省省旗,而是属于阿卡迪亚人自己的旗帜——阿卡迪亚旗。旗帜主体为法国国旗,红白蓝三色,旗帜左上角有一颗浅金色五角星。阿卡迪亚人的性格和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美丽的港湾小镇卡拉切特(Caraquet)。说是小镇,其实也就一条主要的街道。街道两边,一栋栋形态各异、色彩别致的小屋掩映在树丛中。远处,碧蓝的大海在夏日的阳光下闪耀着钻石般的光芒。相较于一路的沉寂,小镇显得格外热闹。街道上车来人往,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旅人,也把这里当作旅途中的休息站,加个油,吃个饭,坐在露天的就餐区放肆的伸展双腿,望着远处的海享受片刻的阳光;在靠近海湾的儿童游乐区内,孩子们的笑声随着海风四处飘散。随处可见的阿卡迪亚旗迎风招展,枫叶旗却依旧踪迹难寻。空气是热的,但一切看起来似乎和节日无关。

  小憩之后,沿着海岸线继续南下,我们的下一站是有着“潮汐长河”之名的库希布瓜克国家公园(Kouchibouguac)。这里除了有25公里长的优质沙滩,还有一条蜿蜒数百米伸入大西洋的栈桥。虽然我们是慕名而来,但是车行驶到公园入口处,看见牌子上明明白白写着的门票价格,还是让我们有些意外:加拿大这样的地方,一个公园怎么还收门票呢?伽蒂诺公园也很漂亮,有山有水,人家就不收门票啊!我们正犯着嘀咕,从售票窗口伸出一个年轻姑娘的脑袋来:“嗨!今天国庆日,免费!”Hurry!!国庆日的意外惊喜让大家忍不住欢呼起来。谁说阿卡迪亚人不过国庆来着?如今再回想起来,那姑娘长着红扑扑的脸蛋,真是健康又漂亮啊!

  那天,大家都玩得十分尽兴。虽然大西洋的海水冰冷刺骨,令人生畏,但也美得让人忘却了尘嚣,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当日头西斜,曲折的栈桥上投射着我们长长的身影,大西洋在我们身后渐行渐远。再见了,阿卡迪亚!不过,大西洋,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