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多彩馆风
加东揽胜——政治处 刘国栋
2011/12/24

  一、芬迪湾(Fundy Bay)

  芬迪湾位于新布伦瑞克省和新斯科舍省之间,以落差最大的海潮闻名于世。参观芬迪湾可从蒙克顿市驱车往南前往。

  有人说,Fundy一词来自法语Fendu,意思是分离、分裂,也有的人说,它的原词是葡萄牙语的fondo,意思是漏斗。这两个词很好地阐释了芬迪湾的形状或功能。芬迪湾的潮水落差居世界第一位,每一天都有两次潮涨潮落,而每一次的涨潮涌进了多达1000亿吨的海水,高潮与低潮的落差高达17米,而潮差的历史最高记录则有21米。低潮时站在芬迪湾的谷底,你能感受到真正的沧海桑田,因为6个小时以后,这里将是一片汪洋大海。

  海洋学家认为,芬迪湾的落差是潮汐共振在时间上的巧合引起的,潮水从湾口到海岸线的时间恰好等于两个高潮之间的时间。因此,芬迪湾是一个半日潮,每天可以看到两次潮涨潮落。

  芬迪湾正在竞选新的世界七大自然奇迹,如果你亲身感受了这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你会投它一票吗?

  二、圣约翰斯市的信号山和斯皮尔角

  公元1497年6月24日,有一个叫做约翰·卡伯特(John Cabot) 的意大利人踏上了纽芬兰岛的土地,这一天被英国、加拿大都认为是自维京人之后欧洲人在北美大陆的第一次登陆。后人为了纪念他,把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省会城市命名为圣约翰(St. John’s)。

  来到圣约翰斯,两个地方不可不去,一是信号山,二是斯皮尔角。

  信号山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雄踞圣约翰斯的入海口,长期作为军事观察和航海信号的重要舞台,在无线电时代之前,它是船舶和港口之间最重要的沟通桥梁。站在信号山上,全城景色尽收眼底,放眼东望,是浩瀚无垠的大西洋,不时有远洋货轮从港口驶出,从一个身边的巨型建筑变成遥远天际线的一个小点。

  你知道北美大陆的最东端在哪里吗?没错,就在斯皮尔角(Cape Spear )。斯皮尔角位于圣约翰市以东10公里。站在此角,面朝大海,想象整个北美大陆都被你甩在身后,感觉非常奇特。

  斯皮尔角附近的海岸风景雄伟壮丽,除了可以看到海鸟,夏季大部分时间可以看到鲸鱼。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还能看到浮游的冰山在大西洋上漂流。当地人把冰山上的冰取下,作为一种酿酒的原材料,据说酿出来的酒就别有一番清冽。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