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多彩馆风
加拿大现代派诗歌——政治处 马文静
2011/12/25

  一、发展历程

  加拿大英语诗歌从18世纪殖民地时期的萌芽阶段到发展成熟,经历了仅200多年的历程。其中,加现代派诗歌摆脱了宗主国英国和邻国美国诗歌的“阴影”,以其独特的文学魅力在世界诗坛上占据重要一席。

  20世纪20年代是加现代派诗歌的崛起时期。蒙特利尔派诗人掀起“新诗歌运动”,提倡诗歌口语化,推动了诗歌由昔日的“王谢堂前燕”走入寻常百姓家,成为最受普通民众欢迎的文学形式之一。诗歌的“民间化运动”在50年代继续发展。这一时期的著名诗人,如林顿(Irving Layton)、科汉(Leonard Cohen)等,都喜欢在咖啡馆里朗读诗作,使诗歌直接面向读者,极大地提高了诗歌和诗人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进一步拉近了诗歌与人民的距离。参加咖啡馆诗歌朗诵会一度成为加拿大人最流行、最高雅的周末聚会方式。60年代则是加拿大的“文艺复兴”时期,文化领域的民族主义空前高涨。这一时期也是加拿大诗歌“本土化”特色最为突出的时期,描写本国的自然文化特征成为诗坛几乎唯一的主题。

  7、80年代是现代派诗歌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此间诗人辈出,仅1970年至1985年就有1000余名诗人出版诗集,其中不少人成长为当今加诗坛的中坚力量。平均每年有百余册诗集问世,这一时期成立的很多重要出版社都以出版诗集起家。这一代的诗人变得越来越自我,不像前辈那样热衷于加入“诗歌协会”或举办诗人聚会,也不再搞什么流派与运动。同时,随着文化领域的“全球化”兴起,这一代加诗人开始充分继承国内外的诗歌传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独特的风格。

  二、从内容、语言和艺术性三方面看,加现代派诗歌主要有三个特点。

  一是内容同加自然特征紧密相关。文学是一面镜子。对加拿大诗人来说,它也是一张画布,可以描绘加广袤多姿的自然风光。在加现代派诗歌中,对自然环境的关切是最重要的主题之一。读加拿大的诗,我们常常会看到枫叶、云杉、白雪、野鸭、北极光等词汇。更为突出的是,它总是透露出对自然的敬畏和赞美之情。在加拿大脍炙人口的现代诗《海岩》(Sea Cliff,作者A.J.M.Smith)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该诗描写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与坚强无比的岩石之间的冲撞较量,体现了作者对自然界毁灭与创造合一的巨大力量的敬畏与热爱。

  二是体现了对加社会变迁的反思。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加社会的传统价值观不断受到冲击,特别是年轻人深受美国流行文化熏陶,自我意识上升,逐渐背离社区互助、勤劳致富等传统信念,自私自利、虚荣浮躁的风气甚嚣尘上。加诗人对这种变化痛心疾首,常在诗作中对此予以抨击讽刺。加著名诗人林顿的代表作《高效能望远镜》(The Improved Binocular)把城市描写成一片火海,象征着信仰的教堂倒塌了,慈善家的伪装不见了,人们自私、贪婪,“消防队员首先救自己”,甚至连爱情也是虚伪的。烈火就像是一面照妖镜,各种人物在它面前纷纷现出原形。加具有国际声誉的大诗人阿特伍德(Magret Artwood)在《大街上,爱情》(On the Streets, Love)一诗中把现代社会的人们比喻成徒有其表的“广告牌美人”,虽然衣冠楚楚,内心却是空虚和没有生命的。

  三是语言通俗易懂,趋于口语化。口语诗是加诗歌的一个重要流派,这类诗歌运用包括种族方言、俚语、民间小调、青少年口语等“格调不高”的英语,使诗歌简洁明了、朗朗上口。举例来说,有首小诗是这么写的:“那么我是疯了,但是能致富!靠着遍及加拿大的粉刺诊所/因为我发明了一种非常保险的疗法/不留疤痕、没有疼痛、价格便宜”。诗人借着这些俗语来反映说话人的身份和环境,使诗作更加符合说话人的心态,更加真实可信,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诗人所秉持的“普通人的生活也具有诗意”的信念。

  此外,加拿大现代诗歌在发展过程中还孕育了一些独创体裁,“记录诗”就是其中之一。“记录诗”的灵感来源于史料文献,通过对文献原文的巧妙截取进行再创造,使其焕发诗歌的独特魅力。根据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的遗书改写、中国读者非常熟悉的《遗书》就是这种诗体的代表作。

  加拿大现代诗歌文学百花齐放、生气勃勃。诗人们以加拿大为背景,写加拿大的人和事,反映加拿大人的精神世界,寻找加拿大人的民族特性。经过几代人的努力,长期处于欧美诗歌巨大影响下的加拿大诗歌终于充满自信的在世界文学殿堂上占据一席之地。我相信也期待着加拿大诗歌孕育更多、更美好的优秀作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