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多彩馆风
珍珠背后的历史——政治处 马文静
2012/09/18

  珍珠无疑是女性最美、也最应拥有的饰物。

  古今中外,珍珠承载总是美丽、财富、珍贵、纯洁、女性之美这样的美好涵义。人类对于珍珠的追求和推崇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有史可考的最古老的珍珠饰品出现于4300多年前的古波斯。亚述帝国和波斯帝国的国王们不仅用它来装饰衣服,就连精心修剪的美髯上也要编织粒粒珍珠。随后,亚历山大大帝远征至波斯边境,顺便也引入了珍珠贸易。罗马人将珍珠视为美神维纳斯的象征,在凯撒大帝和卡里古拉大帝的带动下,珍珠成为上流社会最喜爱的装饰品。最奢侈的珍珠传说来自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她拥有两颗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珍珠,在宴请安东尼的时候,她让仆人送上一支装着浓醋的高脚杯,然后把她价值连城的珍珠耳环浸入其中,一饮而尽。

  步入基督教时代,《圣经》试图调整妇女与珍珠的关系。“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换言之,被誉为珍珠的女人在日常生活中是不应佩戴珍珠的。在中世纪的虔敬氛围里,只有宗教器物、特别是圣母像,才有资格用珍珠来做装饰。

  16世纪被称为“珍珠时代”。文艺复兴使人性获得解放,权贵们无视圣经的训诫,尽情地用珍珠装饰自己。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一世拥有超过 3000件绣着珍珠的衣裳,在著名的1588年《舰队肖像》上,她的发间、胸前、袖口、王冠上各种形状和大小的珍珠难以计数,奢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新大陆的发现扩大了珍珠的出产区,从太平洋、哥伦比亚海岸、委内瑞拉,珍珠源源不断地被运送至欧洲,原本仅属于贵族的珍珠逐渐走进市民家庭,引发了全民狂热。

  到了17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笔下,富裕市民的家庭中已经时时闪动着珍珠的特殊光泽—在他现存的35幅作品中,至少有8幅作品描绘了戴珍珠耳环的女性,最为著名的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副画作背后的历史最近还被改变成电影,由著名的好莱坞女星斯嘉丽·约翰逊主演,将那段历史时期的贵族生活搬上了大荧幕。

  珍珠的流行史总是伴行珍珠的人造史。古希腊罗马时代的能工巧匠已经学会在小球外包裹一层银粉或玻璃,以模仿天然珍珠的质感。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设计出一种人造大粒珍珠,即用柠檬汁溶解小粒而廉价的珍珠,晾干得到珍珠粉,再与鸡蛋清混合,塑造成形状规则、浑圆的大珍珠。善于制造玻璃的威尼斯人发明出另外一种仿制工艺,他们将液态水银填满玻璃珠。迷恋玫瑰念珠的法国人发明了一种更廉价的替代方法,他们用鲱鱼和沙丁鱼的鳞片搀合树脂,制成的人造珍珠光泽几可乱真。在维米尔的时代,人造珍珠的技术已经日益完善,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假珍珠?是的,绝对有可能。在随后以不规则珍珠命名的“巴洛克”时代,匠人们还发明了制造畸形珍珠的妙方:将圆形珍珠放入鸽子体内,让它们在消化过程中腐蚀表层,再将珍珠放入鱼鳔中加热。

  人们对珍珠的狂热从何而来?珍珠莹润的光泽、圆润的形状、温润的质感,满足了人们的某种视觉和触觉需要,激发了一种特殊的“美感”,这使珍珠从物质属性上成为大众普遍认同的“珠宝”。在此基础上,当财富开始增长而人们的欲望得以解放的时候,奢侈就开始形成了。同时,其他一些心理动机也进一步推动奢侈向着社会化的方向发展,比如雄心、虚荣、攀比、权力欲和炫耀欲。以挥霍来赢得社会尊重、以奢侈来谋求社会地位,植根于人类本性中的这种恶习创造了资本主义本身。就这样,珍珠成为女人们的“恋物癖”的投射对象,女皇与公主、贵妇与名媛、女演员和交际花、白领丽人和普通主妇,概莫能外。

  步入20世纪以后,随着海水养殖和淡水养殖珍珠的成功,以及夏奈尔开创的对人造珠宝的公开使用,真假珍珠从上层社会向下一路蔓延渗透,哪个女性没有一件或贵或贱、或真或假的珍珠饰品呢?只不过,当珍珠要继续发挥它的社会区隔作用,更贵的、更稀有的、更大更圆更亮的珍珠,必然是大众欲望的铁律。在Tiffany门外,始终有赫本那样的年轻女孩啃着早餐做着梦,梦想着有一天把身上的人造珍珠项链换成天然珍珠。

  在中国文化中,珍珠总带着一种浪漫的色彩。有这样一个传说:南海的外面有一种鲛人,她们的外形和人一样,但是在大海的水中生活。鲛人善于纺织一种极薄的丝绸,叫做鲛绡,在古代,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丝织品。海上偶然出现的“海市蜃楼”,就是鲛人们出售这种鲛绡的集市,谁要是能去到那里,就可以买到这种宝贝。更为奇特的是,鲛人在悲伤哭泣的时候,滚落的眼泪是美丽的珍珠,而且珍珠是否圆润,与月亮的盈亏有关系,在月圆之夜鲛人哭泣时,滚落的珍珠特别圆;而在月亮缺一角时,珍珠也就是奇形怪状的了。唐朝时著名诗人李商隐,在他写的一首诗《锦瑟》中,第五句就写进了这个传说,那就是:“沧海月明珠有泪”。

  中国的珍珠消费也同样源远流长。秦代,已有出于南海的“南珠”进贡皇帝。宋代,贵族竞尚辽东海域出产的“北珠”,“倾府库以市无用之物”,对国运大有影响。明代,国际贸易发达,珍珠的交易和开采繁荣,弘治十二年,在广西合浦采捕天然珍珠“二万八千两”。《金瓶梅》里李瓶儿从梁中书府上挟来“一百颗西洋大珠”,当是另一种来自异域的珍珠。满族人也尚珍珠,混同江及乌拉宁古塔诸河中出产的“东珠”匀圆莹白,大可半寸,成为王公命妇的冠顶饰物。《大清会典》定皇后朝冠用珍珠320颗,妃嫔按等级分别为192、188、172颗,秩序井然。“东珠”因其珍贵,由黑龙江将军设置“珠轩”进行统一的采珠管理。

  关于珍珠,最费人思量的一处来自小说《红楼梦》,第九十二回冯紫英拿来一颗西洋“母珠”向贾府兜售,这珠子如桂圆大、光华耀目,将小珠子置于茶盘上再放入母珠,“那些小珠子儿滴溜滴溜滚到大珠身边来,一回儿把这颗大珠子抬高了,别处的小珠子一颗也不剩,都粘在大珠上。”这颗母珠要价一万两银子,实属天价。认真想想,该不会是西方的人造珍珠、并且使用了磁力原理吧!※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