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使馆新闻
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接受加通社记者专访中文实录
2017/07/03

  2017年6月29日,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使馆接受加通社记者麦克·布兰茨菲尔德和安迪·布拉茨福德的专访。中文实录全文如下:

  卢大使:欢迎你们来到中国驻加拿大使馆。

  记者:感谢卢大使拨冗接受我们的采访。

  记者:请问作为中国驻加大使,您任内计划优先推动完成哪些工作?

  卢大使:不止一个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很多加拿大媒体也非常关心我优先要做的事情。总的来说,我的优先任务是推动中加两国的合作。但是来加几个月后,通过走访和接触,我发现还有一些需要优先做的工作,比如要多向加拿大民众和媒体介绍中国和中加关系。因为我发现,加拿大民众和媒体并不是很了解中国,也不是很了解中加关系的重要性以及中加关系对加拿大的意义。加媒体甚至对中加关系还有些误解,对中国持有偏见。我认为这种情况不利于双边合作的发展。所以,我尽量广泛接触加拿大民众和媒体,尽可能地向他们介绍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加关系情况。我来加4个月,走访了4个省、6个城市,做了7次公开演讲。如果包括你们这次采访,我接受了4次记者专访。每一次我都针对当前中加关系突出的问题发表一些看法,同加媒体和民众交流。我认为还是取得一些效果的。

  记者:您能否再谈一下这种误解吗?更具体地谈谈关于加媒体和民众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如此重要?

  卢大使:比如在中加经贸合作中,似乎加方总感觉他们在吃亏,怕中方买光他们的资源,偷走他们的先进技术。怕中加一旦签订自贸协定,中方就会占领他们的市场。他们似乎对中国抱有比较重的防范心理,总是把中国当作敌人,觉得中国会威胁他们的国家安全。还有一点,他们看不上中国,觉得中国没有民主、人权、自由,一无是处,不值得打交道,不值得为了从中国获得经济利益而放弃自己的价值。总之,他们不把中国放在和加拿大平等的地位上来看待,总觉得加拿大高人一等。这就是我从加拿大媒体报道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但实际上,我接触的很多加拿大民众对中国非常友好。后来我琢磨了一下发现,我接触的加拿大民众多数都去过中国,他们了解中国。

  记者:您提到了人权问题。您认为记者不应报道人权问题吗,还是不满他们报道人权问题的方式,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吗?能否再展开谈一下,为什么这个问题会招致您的不快?

  卢大使:加拿大某些媒体经常把人权问题同经贸问题混为一谈。他们主张在同中国商谈自贸协定时,要把人权因素加在其中。我在加报纸上看到,某位加学者撰文称,加拿大要勇于承担起捍卫中国公民在中国领土上的权利。这让我感到非常奇怪。事实上,我多次讲过,我们不怕谈人权,只不过我们不想把这个问题和自贸协定谈判搅在一起。自贸协定就是自贸协定,我们不希望其中掺杂过多的非经贸因素。

  记者:加拿大政府似乎也主张应将人权问题纳入自贸协定,或在自贸协定谈判中谈论人权问题。如果仅是媒体这样报道,您提出批评当然没有问题。但现在加政府也提出这个问题了。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卢大使:我认为加拿大政府是迫于舆论压力而已。

  记者:为什么这样说呢?

  卢大使:因为我觉得加拿大媒体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加方任何政治力量有时候都不得不屈从于媒体。

  记者:那么您认为政府应如何与媒体相处呢?是应该像美国那样,政府对媒体更加强硬些,不再屈从于媒体吗?您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情况?

  卢大使:中国共产党有一个优良传统,叫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就是说,既要听取群众意见,同时又要引导、带领好群众。如果一件事情对人民有利,但部分人有一些不同意见,政府就应该担当起宣传引导群众的责任,通过舆论让群众了解到这件事对他们的好处,从而争取他们的支持。中国为什么能干成那么多大事,效率那么高?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善于听取群众意见,同时又善于动员和引导群众一起来干大事。

  记者:关于自贸协定,我想知道它对中方最有吸引力的是在哪些方面?中加已经开展了很多双边贸易,关税也已经很低了,那为什么还要商签自贸协定呢?

  卢大使:自贸协定的具体内容将由双方专家去谈。但我要指出的是,中加商签自贸协定的目的,是尽可能地开放彼此市场, 提升双方贸易便利化水平以及促进相互投资。7月初,中加双方要进行自贸协定谈判第三轮探索性讨论。我希望双方能在这一轮讨论中达成更多共识,尽早启动正式谈判。这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是一个双赢的结局。

  记者:加方正就此开展民众意见咨询,这一轮民众咨询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结束。但如果他们再次进行咨询怎么办?如果他们在谈判开始前一直咨询下去呢?您的看法是什么?

  卢大使:一直进行下去?无休止地进行民众咨询吗?

  记者:他们正在进行第一轮,也许接下来会搞第二轮。

  卢大使:就像双方的探索性讨论一样?(笑)我们顶多进行三轮。我想加拿大政府搞民众咨询不会超过三轮吧。这是加拿大政府的事。

  记者:但您不认为加政府拖得太久了吗?您不希望他们快一点吗?还是认为这样的咨询对您无所谓?我想了解你的想法。

  卢大使:这完全取决于加方。加方认为需要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中方不着急。刚才我说自贸协定对中加两国是双赢的事情,但实际上它对加方的好处更多些。因为加拿大只是一个3600万人口的市场,而中国却是一个13亿多人口的庞大市场。签署自贸协定后,中国在加方的市场增加不了多少,但我相信加拿大对华出口会增加很多。对加方来说,早签署,早受益。我举几个数字,中国现在每年从外国进口商品总额是1万6千亿美元,而加拿大每年向中国出口大约是170至180亿美元,只占中国进口总额的1%多一点。即使加对华出口额增加1个百分点,那也达到360亿美元,那将为加创造多少财富?所以我说中加签署自贸协定对加方的好处要大于对中方的好处。

  记者:知识产权问题在中加自贸协定中将占据什么样的位置?我们看到知识产权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加欧贸易协议中均占有很大比例。中加自贸协定是否会包括知识产权问题?

  卢大使:具体占多大比例我也不知道,需要谈判。但中方肯定不会反对保护知识产权的。

  记者:我们了解到,上周中加在安全对话中达成协议,双方都不从事窃取彼此商业机密的网络活动。中加在商签自贸协定过程中会在一些较小的方面达成更多类似的协议吗?也许双方在一些小的问题上达成协议,最后会让双方达成一个更大的协议。

  卢大使:这是中加双方在一些具体合作领域达成的共识。如果我们在更多问题上都能达成一个个共识,那这些共识累积起来,确实会成为一个大的共识。

  记者:为什么这个互不通过网络进行商业窃密的协议对中方是有必要的呢?

  卢大使:(笑)因为现在中国的科技已经很先进了,我们怕好东西被别人偷走啊。比如说中国的量子通信技术、超级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都是很先进的。

  记者:您认为加方可能窃取中方这些技术吗?他们是否曾经偷过,所以你们要阻止他们?

  卢大使:是加拿大总怕中国人偷他们的技术。所以这个协议规定双方都不要从事网络间谍活动。

  记者:我想问一下关于基础设施的问题。中方投资者对加拿大桥梁、机场、交通系统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有多大兴趣?

  卢大使: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感兴趣。但是我发现,在加拿大搞一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很难。我怕中国的投资者没有这个耐心。

  记者:为什么?障碍是什么?

  卢大使:你知道中国搞一项大型基础设施,是多么地快,效率是多么地高。

  记者:为什么会担心在加拿大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耗时过长?加拿大建设大型项目有什么不同吗?您知道加政府对外来投资是开放的,我肯定加拿大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是感兴趣的。在基础设施方面,加拿大承诺将增加大量投入,为什么中方投资者会不感兴趣呢?

  卢大使:加方基础设施建设也许在程序上很完备,有各种各样的环节。中方搞基础设施项目,程序也很完备,每个环节都不会缺少。但我们在各个环节上都进展得很快,加在一起,工程进度就会很快。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供你比较一下。不久前加媒体报道,安大略省要修一条从多伦多到温莎的铁路,大约400公里。安省政府计划从现在起到2030年修成这条铁路。而今年5月,中方在肯尼亚同肯方共同开通了一条从内罗毕到蒙巴萨的铁路,长480公里。这条铁路2014年5月开始酝酿,2015年1月开工,2017年3月完工。差不多同样长的铁路,中方从酝酿到建成开通只要3年。况且这不仅仅是一条480公里的铁路,还包括沿线9座火车站的建成完工。

  记者:谈到这里,我想了解一下你对正在成立的加拿大基础设施银行有什么看法?似乎这个基础设施银行引不起中国投资者的兴趣。加方官员是否向中方详细介绍过加拿大基础设施银行?

  卢大使:加方官员没有向我提起过此事。我注意到此事在加好像颇有争议。但我不会说三道四。

  记者:我了解到对中方很重要的另一件事是,中方正在寻求加方合作,将逃到加拿大的中方经济罪犯遣返回中国。我知道这一计划有不同的名称,如猎狐行动、天网行动。加方给予中方配合和帮助了吗?

  卢大使:在这方面,双方合作还是不错的。

  记者:您有这方面的数字吗?加方协助中方遣返了多少人,加方是否曾拒绝过中方的请求?我不要具体的名字,只要个数字。

  卢大使:我也没数过。(笑)你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复杂了。

  记者:没关系,(笑)这次采访不是能力测验。我对此表示抱歉。但加方是否曾拒绝过中方的要求?一次也没有吗?你是否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卢大使:我不掌握这些具体细节。

  记者:您能大致谈一下中国政府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吗?同加拿大签署引渡条约会有什么帮助吗?

  卢大使:如果双方签署一个引渡条约,就会有一个稳定的法律框架,在这些问题上的合作将会更加顺畅、更加规范。

  记者:你们在说服加政府商签引渡条约方面有什么进展吗?加驻华大使麦克勒姆表示,加政府对中方的法律制度,如死刑,仍有关切。现在双方分歧有多大?您认为需要多久才能签署这一条约?

  卢大使:我发现同中方签署引渡条约在加拿大似乎是一个敏感问题。我也不想让加方朋友为难,只说到这一步:签署引渡条约不仅对中方有好处,对加方也有好处。

  记者:再回到投资问题。如果不投资基础设施,中国的投资者希望在加拿大投资哪些领域呢,他们认为哪些领域会有机会呢?

  卢大使:加拿大有什么能够吸引中国投资者的吗?大概他们的油砂,还有一些所谓的先进技术吧。但最近几起收购案好像都遭到了很大非议。我想中国投资者可能会因此而更加谨慎。现在国际油价那么低,油砂对中国投资者可能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至于个别还算比较先进的技术和产品,如果遭遇太大阻力,中国投资者也不一定愿意来买。但是,这些技术几年后恐怕也卖不出价钱来了。

  记者:您刚才说签署自贸协定有助于便利双边贸易和相互投资。我想知道这都包括什么?在便利投资方面,中方有什么预期?中方是否认为签署自贸协定将有助于减少加方对中方投资的担忧,以及对高科技领域的担忧?既然中方认为加方没有什么值得投资的领域,那么你是否希望中方能切实减轻加方对中国投资的担忧?

  卢大使:签订自贸协定就是为中加双向投资提供一个稳定、可预期的制度性安排,从而使投资者不必再担心其投资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记者:关于诺赛特收购案,特鲁多总理称已进行了安全咨询,这一收购可以继续进行。他因此受到批评。您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

  卢大使:我不掌握这起收购案的具体细节。我只是从媒体上了解到,加拿大政府已批准了这项收购案。但同时我也发现,这项收购案在加拿大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我不知道加政府的决定算不算数?这也是我观察加拿大投资环境的一个角度。

  记者:你认为自贸协定会有助于解决此类案例吗?

  卢大使:我认为双方在谈自贸协定时,会解决类似这起个案所表现出来的在双向投资方面的不确定因素。

  记者:你曾在演讲中讲到“一带一路”问题,我想知道加拿大怎样才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地理上加拿大位于另一个大陆,加拿大在新丝绸之路中能发挥什么作用吗?

  卢大使:实际上,中方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各国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市场机遇。因为“一带一路”倡议抓住了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环节,这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它又是本着互利共赢和开放包容的理念开展相关合作的,因此即便不是“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中国也欢迎其加入这个行列。所有国家在这个倡议中都有合作机会。

  记者:加拿大对“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明确的兴趣了吗?

  卢大使:今年5月,加拿大派出一位部长级代表参加了中方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同中国广东省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签订了合作协议。加拿大还加入了中国倡导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些都体现出加拿大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兴趣。

  记者:您刚才谈到加政府屈从于媒体的压力,那么您认为政府应该怎么做呢?应该忽视媒体吗?政府应该收紧媒体的权力,减少媒体的自由吗?

  卢大使:政治家显然不能等同于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总是从个体利益出发考虑问题,而政治家必须要从国家和人民的整体及根本利益去考虑问题。但是,这个整体和根本利益并不等同于个体利益之和。因此,政治家要有勇气和担当,向人民说明国家的整体和根本利益何在,所有个体都会在国家和人民整体利益的实现中受益,哪怕部分个体利益因此而未能完全满足。反过来,如果国家和民族整体利益受到损害,个体利益一定会受到损害。你看看中东,如果一个国家陷入战乱,所有人的利益都会受到损害。但如果国家保持稳定,哪怕一部分人对其政权不满意,毕竟也能过上和平安宁的生活。这就是中国人所理解的治国之道。

  记者:我还想问一个问题,中加将如何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捍卫巴黎协定?

  卢大使:中加两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立场比较一致,都主张努力应对气候变化,维护巴黎协定。中国一定会兑现在巴黎协定中所做的承诺。同时我们也希望发达国家能兑现它们所做的承诺。因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时需要发达国家提供技术和资金。这是发达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记者:在下周G20峰会上,中加在气变问题上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吗?有可能劝说美国改变退出巴黎协定的立场吗?

  卢大使:G20峰会主要是讨论国际经济金融问题的平台。我不知道气候变化是否会成为下周G20汉堡峰会的主要议题,但我相信成员国会谈论这个问题。

  记者:您认为当前加拿大同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关系有什么不同吗?

  卢大使:我觉得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加拿大似乎对同美国的关系有了更多的担忧。加美贸易摩擦增多,在很多问题上的理念也出现了较大差距。加拿大人现在对加美关系的前景似乎感到没有把握。

  记者:在您看来,这对中加关系是一个机会吗?

  卢大使:你可不要理解为中国要趁火打劫(笑)。中国同加拿大发展合作关系,是我们一贯的政策。不管加拿大与美国的关系好还是不好,我们都会一如既往、积极地发展同加拿大的友好合作关系。

  记者:您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非常感谢。我们可以这样一直谈到深夜,但我们都不能这样做。的确非常感谢您。

  卢大使:感谢你们今天对我进行采访。我非常愿意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