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使馆新闻
卢沙野大使在“一带一路”研讨会上的讲话
2018/12/15

  (2018年12月14日,渥太华)

  卡尔顿大学校长培根博士,

  各位驻加使节,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上午好!

  今年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周年。5年来,该倡议的影响不断扩大,各方参与度不断提升,取得了丰硕成果。中国已同1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倡议及其核心理念被纳入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重要国际机制成果文件。

  “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得到亚欧等沿线国家的高度欢迎,许多非洲、拉丁美洲国家也强烈希望参与其中。一些西方国家最初并不看好这个倡议,但随着共建“一带一路”不断开花结果,它们也认识到倡议带来的机遇,态度由观望、疑虑转向积极参与。例如,英国政府称英国是“一带一路”的天然合作伙伴。法国参议院报告提出法应更加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日设立了“一带一路”官民协议会,推动两国企业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

  当然,国际上对这个倡议也有一些不同声音。有人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谋求地缘政治利益的工具,中国借此扩大全球影响,挑战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要取代美国霸主地位。还有人说,“一带一路”大项目是“白象工程”,给东道国带来巨额债务负担。中国通过这种“债务陷阱”控制有关国家的资源、基础设施,甚至主权。这些论调在国际上造成对“一带一路”的误解。我们举办此次研讨会,就是想搭建一个平台,请利益相关方和专家、学者们“坐而论道”,从各自角度阐述看法,通过信息交流和思想碰撞,让公众了解一个真实的“一带一路”倡议,毕竟真理越辩越明。我先开个头,谈几点粗浅看法。

  一是“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地缘政治工具,而是中国为促进世界经济平衡、可持续发展和各国共同繁荣而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很长时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贸易增长缓慢。全球化发展的同时,逆全球化、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上升,国家间和一国内部的贫富差距拉大,发展不平衡问题更加突出,导致社会不公加剧,一些地区和国家出现动荡。要从根源上消除这些问题,首先要解决好发展问题。全球经济发展需要新动能,国家间合作乃至全球和区域一体化需要新模式。与此同时,中国自身也面临经济转型升级的任务。“一带一路”倡议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提出的,旨在推动沿线各国协调经济政策,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世界经济。

  5年来共建“一带一路”成果丰硕,该倡议已成为广受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中国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货物贸易额累计超过6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超过800亿美元。中国与43个沿线国家建立了82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吸引入区企业近3500家,上缴东道国税费22亿美元,为当地创造了24.4万个就业岗位。中国帮助肯尼亚建设的蒙内铁路,累计为肯尼亚创造了近5万个工作岗位,带动GDP增长约1.5%。中方承建的斯里兰卡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供应斯全国超过40%的电力,解决了斯2000多万人的用电问题。麦肯锡公司2017年对8个非洲国家中上千家中国企业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这些企业89%的雇员来自非洲当地。中巴经济走廊和“中白工业园”对当地经济也有重要拉动作用。俄罗斯、巴基斯坦和白俄罗斯四国使节将与大家分享本国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感受和合作故事。

  “一带一路”倡议源自中国,但成果惠及世界。它不是中国谋求地缘政治利益的工具,而是各国实现共同发展的合作平台。中国提出这个倡议,不是为了针对谁,也不想取代谁。至于说中国的国际影响扩大了,这是“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结果,而不是提出该倡议的目的。

  二是“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丰硕成果的关键是坚持了共商共建共享原则,这充分体现了中国与世界各国平等合作的理念。共商就是好事大家商量着办,兼顾各方利益和需求。无论是规划合作蓝图还是实施具体项目,都平等相待、公开透明,不强加于人,不排斥任何国家。共建就是各施所长,各尽所能,把各自优势和潜能充分发挥出来。共享就是让建设成果公平地惠及沿线各国人民,打造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的基建项目,不仅让当地民众得到实实在在好处,也从硬件上改善了当地投资环境,让包括西方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投资者从中受益,是有利于各方的大好事。近日,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援助数据”项目发布最新研究报告。这份报告通过对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卫星图片的分析研究,发现中国参与的基础设施项目给当地带来了越来越多灯光,“点亮”了区域发展前景,并称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有力促进了当地经济增长。

  所谓“债务陷阱”的说法毫无根据。不少发达国家的债务问题很突出,美国国债已达21.52万亿美元,超过GDP总额。但为何没人炒作美国陷入“债务陷阱”?为何发展中国家一向中国贷款搞建设就陷入“债务陷阱”了?更何况,在有关国家,中国债务的占比并不高。菲律宾政府称,中国债务仅占菲外债总额的0.65%。斯里兰卡央行统计,截止2017年,来自中国的贷款仅占斯外债10%左右,其中61.5%是低于国际市场利率的优惠贷款。2000至2016年,中国对非洲贷款仅占非洲总体外债的1.8%。事实上,很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并非“债务陷阱”,而是历史和外部原因造成的“贫困陷阱”。通过与中国合作,借鉴中国减贫经验,不少国家正走出“贫困陷阱”。中国的合作伙伴中,没有哪个国家因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危机。

  三是加拿大也能从“一带一路”合作中获益。中加间隔着一个宽阔的太平洋。就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而言,两国似乎没有什么可合作的,更何况加作为发达国家在基建领域已很完备了。但中加可就“一带一路”倡议“五通”中的其他“四通”开展合作,即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虽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加自贸协定谈判面临新的障碍,但双方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政策沟通,采取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措施,减少贸易壁垒和非贸易因素的干扰,争取如期实现到2025年贸易额在2015年基础上翻一番的目标。中国市场潜力大,亚太市场更是商机无限。加政府正在推进贸易多元化和开拓亚太大市场。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可为加实现以上目标提供重要机遇。

  中加民心相通尤为重要,我们要促进两国人民的交流,增进相互了解与信任。即便是在基础设施领域,中加也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将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中国的产能优势和加的资金、技术优势对接,实现互补和“三赢”。加是亚投行成员,这为加参与“一带一路”设施联通建设提供了有利条件。

  我的发言仅是抛砖引玉。我期待听到各位嘉宾在研讨会上的真知灼见。希望今天的研讨会能为加民众更好地了解“一带一路”倡议作出积极贡献。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