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我看中加
加拿大“传教士”丹尼-韦博在中国的故事(中新网)
2013/11/25

  丹尼-韦博(Dan Webb),加拿大人,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首席执行官,关天朗的启蒙教练。

  35岁时,丹尼成为高尔夫职业教练,50岁时,丹尼来中国开设高尔夫学院,年近60岁,丹尼计划着打造中国最大、最专业的高尔夫学院。丹尼说:“我还要在中国工作30年!”

  2013年11月初,第四届中国十佳教练评选结果出炉,丹尼-韦博被《高尔夫》杂志评选为2013年“优秀外籍教练”。这是丹尼-韦博的故事,这是外籍教练来华发展的故事

  丹尼-韦博

  繁忙的CEO

  毗邻深圳湾,距深圳市的地标建筑世界之窗、锦绣中华等仅一箭之遥,坐落着一家气势恢宏的练习场。弧形的四层建筑拥抱着前方宽阔的落球区域,高尔夫球从楼房约160个打位里如天女散花般飞出。

  这里原是深圳沙河高尔夫俱乐部的练习场,现在是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的所在地。

  2013年1月,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经改扩建后正式营业。从年初到年尾,丹尼-韦博持续着繁忙的CEO生活。用丹尼自己的话说,他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0个小时。再过一年,丹尼就60岁了,每个同事都在赞叹丹尼旺盛的精力。

  记者和丹尼的一次采访约在了一个周一的上午,丹尼一改惯常的高尔夫行头,穿上了西装西裤。听说有拍摄的需要,丹尼特意展示出了另一种形象。记者在学院门口碰到丹尼时,他正用手机和别人通话,丹尼伸手向记者示意。

  丹尼在学院门口来回踱步,和对方的通话持续了十几分钟。丹尼的同事说:“你稍等,这是丹尼每天工作的常态:忙!”

  采访的地点在学院的接待室,还未落座,丹尼先将记者引向他在楼下的办公室,说要给记者看一件东西。

  从文件柜中,丹尼拿出了一顶高尔夫帽子。2005年年初,初到中国的丹尼在广州开设了核心高尔夫(Core Golf)学院,这顶帽子是当时学院的“官方纪念品”,丹尼一直保存至今。

  帽子的设计简单大方,咖啡色的普通布面,正前方绣着“Core Golf”的英文字样,背后绣着一行标语:“5%教授-训练95%”。丹尼说:“这是我刚来中国的教学理念,一直持续到现在,学员被点拨之后,更重要的是刻苦训练。”

  回到接待室,拿着帽子,丹尼回忆起8年前初来中国的往事。

  丹尼-韦博在中国

  起步维艰

  来中国之前,丹尼是加拿大核心高尔夫(Core Golf)学院的副院长,本来打算和合伙人在多伦多的市中心开设一家大型高尔夫学院,但来中国的想法改变了丹尼的人生轨迹。

  丹尼的合伙人拥有一家高尔夫模拟器公司,这些模拟器设备是在中国制造的。通过这层关系,这位合伙人想在中国开设高尔夫学院。

  丹尼成为执行这次任务的人选。

  当被告知要去广州这座城市时,对中国了解很少的丹尼一头雾水,广州是什么?他立即在网上搜索这座他将会抵达的城市。很快,迷茫转变为欣喜。对于喜欢接受挑战的丹尼来说,“广州任务”将会是一次美妙的冒险。

  万事开头难,丹尼初来广州的岁月可谓饱经波折。

  2004年末,来广州开设高尔夫学院的先期准备工作交给了一位在香港的朋友,这位朋友负责为丹尼租用两个教学场地,并且拿下两个营业执照。

  不久后,丹尼被告知,一切都安排好了。然而,当丹尼带着两个外国高尔夫教练在2004年12月来到中国时,丹尼发现什么都没安排好,没有租好的学院场地,也没有营业执照。丹尼和两位外国教练初来广州就成了“流浪汉”,他们无球可教,无人可教。

  然而,情况很快有了好转,通过朋友的关系,丹尼联系到了广州至尊乡村高尔夫俱乐部(该球场已于2007年停业,据说是因为高速公路要贯穿球场)。这家位于广州市中心的球会欣然接纳了丹尼的团队,为丹尼的学院注册商标,为丹尼开设银行账户。

  由于地理位置出众,打球人数较多,学院一开始经营,便取得了很好的销售成绩,丹尼说一周就有10余万元。

  丹尼以为自己的学院能够顺风顺水地发展下去了,然而,问题又出现了——球会将学院营收的资金严加控制,不让丹尼随便支取。刚来中国的丹尼实在不理解球会的行为,认为这是侵权。一怒之下,丹尼带领自己的团队离开了广州至尊球会。

  回忆起当初的故事,丹尼现在却是另一种心态:“所有这些挫折都是有趣的挑战。现在如果遇到类似的问题,我会采取另一种处理方式,会和人调解、协商,更多地用中国人的处理方式,而不是纠结于人权、法律的细节,毫不妥协。”

  丹尼的运气很好,在离开广州至尊球会后,他又在广州南部开设了另一家高尔夫学院。但新的问题又来了,这次的问题不是来自中国,而是国外,丹尼加拿大的合伙人在英国和印度遇到了一些生意上的问题,停止了对他的资金支持。同时,这家练习场仍然冻结着学院的资金。

  当时丹尼的学院有15个工作人员,并负责执教广州青年队。丹尼不能支取他挣来的钱,也没有了合伙人的资金支持,一切又变得困难重重。

  这时,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在丹尼生活中。

  爱情让丹尼前行

  这个人就是丹尼现在的女朋友Sisi。

  Sisi当时在丹尼工作的练习场担任市场总监,丹尼说:“我浪漫地追求她长达6个月。”至今丹尼清楚地记得,他和Sisi 的第一次约会是2005年5月19日。

  为什么是Sisi,为什么对她如此着迷?丹尼甜蜜地描述道:“首先她很漂亮,同时我认为中国女人身上有某种神奇的魔力,这和西方女人有很大的不同。Sisi身上这种中国女人的特质吸引了我。”

  丹尼认真地说道:“外国人的优势是交流,所有事情都是开放的,所有事情都是清楚表达出来了,如果能够客观表达,外国人之间的交流是没有被冒犯的感觉的。”

  而相比之下, 丹尼认为中国人的处理方式更有魅力。丹尼观察,中国人之间的交流很少,但更多的是理解。最有魅力的一点是用行动表达出心里的想法。

  “外国人说得很多,中国人说得少,当中国人用行动表现出来时,我觉得非常美妙,非常迷人。”丹尼说道。

  就像当初选择来中国发展一样,丹尼觉得Sisi对自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追求这位自己喜欢的中国女孩,如何赢取她的芳心,这调动了丹尼所有的积极性。

  丹尼说,自己的首要任务是表现出自己的健康。丹尼比Sisi大27岁,丹尼最大的孩子都比Sisi年龄大。丹尼想要证明,自己的年龄虽然比Sisi大,但他仍然是精力旺盛,心态年轻的。

  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的,8年过去了,丹尼仍然展现出像年轻人一样的活力和心态,他在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的工作强度不亚于任何人。为了锻炼身体,他每天骑自行车来往于住所和学院,单趟的骑行时间就有20分钟。

  除了表现出巨大的热情,展示自己的健康。丹尼向Sisi敞开怀抱,把在加拿大的家人介绍给Sisi认识,丹尼向她讲述自己的过去,讲述自己的家庭,讲述在来中国5年前,他离过婚。丹尼知道离婚这种事情对于中国人是很敏感的,但丹尼很高兴Sisi能够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他的现状。

  2005年,Sisi的英语不太好,两人的交流经常要依靠翻译,如果没有翻译,丹尼说得很慢才能和Sisi交流。丹尼正是凭借耐心赢取了Sisi的芳心。在丹尼的帮助下,Sisi的英语进步很快,现在已经能够独立出差去国外工作。

  现在,丹尼和Sisi不仅是恋人,还是工作上的好伙伴。Sisi已经是丹尼重要的“代言人”和“合伙人”,帮助丹尼分担许多重要的工作。“原则上我和Sisi是50%对50%的合作关系,但我渐渐发现Sisi的50%对于我在中国的事业是决定性的。”丹尼说。

  启蒙关天朗

  初到广州,丹尼和他的团队就在广州闯出了名气。据丹尼回忆,在2005年,还没有太多的外国教练在广州执教。凭借独到而专业的教学理念,他很快就在广州建立了声誉,他几乎将整个广州青少年队的孩子揽至他的教鞭下,其中包括关天朗和冯珊珊[微博]。

  丹尼回忆,虽然冯珊珊也在他那里学球,但当时他不认为冯珊珊有打LPGA的潜力,也没有料到她会有今天的成就。

  在所有来找丹尼学球的广州青少年球手中,丹尼认为关天朗是惟一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球手。

  2005年2月,未满七岁的关天朗来到丹尼的学院找他学球,丹尼立即就发现了关天朗的特别之处。丹尼以专业的术语评价道:“相较于其他孩子,关天朗展示出不同的能量级别(energy level),以及不同的专注力级别(focus level)。关天朗的能量非常纯粹、强壮,而他的专注度远远超过同时受训的其他青少年。”

  丹尼至今清楚地记得一个有趣的场景,当时6岁的关天朗给他展示了五种不同的挥杆。这包括吉姆-福瑞克、厄尼-埃尔斯、本-霍根、泰格-伍兹,以及克里斯-迪马克(Chris DiMarco)。

  “克里斯-迪马克!”丹尼惊叹道。

  “你可能会问这家伙是谁?我只知道他是美国人,在十年前获得过几个美巡赛[微博]冠军,在2005年初有几场出色的表现。一般人很少有知道他的,然而朗朗却关注到他了。”丹尼说。

  关天朗非常热爱高尔夫,经常在电视上学习这些球星的挥杆。丹尼认为关天朗具有非常好的模仿能力,依据自己看到的,通过神经控制,能够准确地模仿表达出来,这是天赋使然。

  丹尼记得,他给关天朗的第一条挥杆建议是修正他的右膝,并且让他学会运用核心肌肉,关天朗都能迅速地修正和提高。

  给关天朗支招

  2005年夏天, 关天朗要去美国参加世界青少年锦标赛(Junior World Golf Championships)。在去美国前,丹尼和关天朗的父母讨论了一个小时,关于如何在世界青少年锦标赛上打好比赛,如何训练,注意些什么。

  每次关天朗来找丹尼训练,关天朗的母亲都会陪伴在一旁。“朗朗的爸爸有时会来,但朗朗母亲每次都来,朗朗的家人给了朗朗巨大的支持。”丹尼说。

  在中国执教多年,像关天朗的父母一样,丹尼见过很多全身心支持孩子打球的家长。丹尼认为这是中国青少年高尔夫球手的优势所在,父母把孩子的未来当作自己的事业,孩子没有后顾之忧,练球将更加专注,提高也快。

  多年来,丹尼和关天朗的家人保持着紧密的联系。2012年4月,关天朗以13岁177天的年龄参加中国公开赛[微博],打破了欧巡赛最小年龄参赛纪录(该纪录在2013年的中国公开赛上由叶沃城打破,12岁242天)。关天朗的父母邀请丹尼担任赛事期间关天朗的球童,丹尼现在回忆说,这是一次美好的经历。

  在2012年的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后,丹尼见关天朗的次数并不多。尤其是在去年下半年关天朗获得美国大师赛[微博]参赛资格后,丹尼就没有见过关天朗。然而对于关天朗的动向,丹尼都在默默地关注。

  “关天朗在参加完2013美国大师赛后去寻访过一些美国著名教练,这包括伍兹的教练西恩-弗利,以及TPI的创始人之一格雷格-罗斯博士。我还知道他最近在进行体能训练,相较于去年4月,他更加强壮了,这是个明智的训练方向。”丹尼说。

  但丹尼认为,一个球员最好只拥有一个教练:“一个好的教练是重要的交流者,球员并不需要教练天天陪伴身旁,仅需要一个固定的教练帮助他定期检查挥杆动作。球手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声音或建议,只要一个就够了,如果有太多的看法或指导会让球手不知所措,并动摇他的信心。”

  虽然自己是高尔夫教练,但是丹尼认为教练的角色只是辅助,球手并不需要依赖教练。球手需要充分了解自己的挥杆,并且清楚自己的训练方法和训练目的,而教练只是能够观察或注意到球手忽略的细节,并给出有益的提醒。

  从广州到深圳

  经过2005年的数次波折,丹尼已经对与高尔夫俱乐部和高尔夫练习场进行合作失去了信心,他不想再寄人篱下,不想再有利益冲突。丹尼梦想着只和物主签订租赁合同,独立经营高尔夫学院。

  然而在Sisi的说服下,丹尼做了新的一次尝试,新学院的地点选择在了天河体育场——广州体育的集结地。2006年2月,丹尼在天河体育场开设了纯挥杆高尔夫学院(Pure Swing)。在这里,丹尼的学院平稳地发展了两年多,纯挥杆高尔夫学院的知名度在广州地区不断扩大。

  2008年,经过3年多的发展,一个更好的机遇终于到来了,这就是他心仪已久的深圳沙河高尔夫俱乐部。早在2005年,丹尼曾经到深圳沙河俱乐部参观过,当时他就对沙河练习场的设施条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把自己的高尔夫学院开到沙河一直是丹尼的梦想。

  2008年9月,沙河练习场对外寻求与高尔夫学院的合作,丹尼听到这一消息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丹尼的“代言人”Sisi奔赴沙河进行协商洽谈。不久后,沙河高尔夫球会的总经理亲自来到广州拜访丹尼和他的团队,并邀请丹尼将纯挥杆高尔夫学院转移到沙河高尔夫球会。

  2008年11月,丹尼的纯挥杆高尔夫学院正式入驻深圳沙河。深圳沙河球会是深圳三家地处市区黄金地段的高尔夫球场之一(另两家是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和深圳名商高尔夫俱乐部),丹尼有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

  在丹尼看来,这是极大的荣耀。从2005年几经辗转到处找“办学点”,到“全国十佳球会”之一的沙河高尔夫俱乐部主动找上门,丹尼在中国的拼搏终于看到了成绩。

  2013年,丹尼和他的学院又迎来一次蜕变。纯挥杆高尔夫学院的名字要更改成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

  说到学院的改名,丹尼说这是针对市场的考虑。“当大家听到纯挥杆(pure swing)的时候,球友会认为我的学院只教挥杆,但我们教授的东西很系统。另外,我发现人们在谈论我们的时候很少提到‘纯挥杆’,只知道我们是沙河球会里的一个高尔夫学院,因此我们想到了改名。”丹尼说。

  2013年1月26日,得益于棕榈泉集团的支持,丹尼的纯挥杆学院更名为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

  钟爱本-霍根

  为什么叫“纯挥杆”,每个人都对丹尼曾经的学院名称感到好奇。原因很简单,丹尼钟爱本-霍根,钟爱这位高球传奇的单平面挥杆。丹尼说自己学院的核心理论都是基于本-霍根在半个世纪之前的发现。

  “为什么如此相信霍根?因为我不太相信高尔夫产业(Golf industry)。”丹尼这样解释道。丹尼认为自己和其他教练最大的一点不同是,他不是从高尔夫世界里成长起来的教练。

  丹尼在35岁时才获得加拿大PGA职业教练资格,全身心投入教学领域。然而,在加拿大和美国,许多高尔夫教练都是从小练球,或之前有球员经历,他们是从高尔夫环境里一步步蜕变为教练的。

  “问题是,当你身处这个环境中时,你不会去质疑这个环境,事情就是这样。我并不是从高尔夫领域里成长的,因此我质疑这个环境。”丹尼说。

  在35岁之前,虽然丹尼热爱高尔夫,但他的生活并不只属于高尔夫。19岁时,丹尼就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会计。在做会计的4年时间里,丹尼利用闲暇时间,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深造,并完成了生产和库存管理相关专业的学位。在之后的约10年时间里,丹尼渐渐成为一位顶尖的生产管理专业人士,曾供职于数家大型工业生产企业。

  然而,到35岁时,丹尼想要自己的人生有些转变,他不想因和别人的合作而受牵制,他不想一直寄人篱下。“我不想生活就这么下去,我想要掌控自己的生活,想成为自己的老板。”丹尼回忆说。

  丹尼选择了高尔夫,高尔夫运动从儿时起就贯穿丹尼生活的始终,一直是他热爱的运动。成为职业高尔夫教练,既能够掌控自己的生活,同时又能从事自己喜爱的高尔夫运动,丹尼认为,这是最佳选择。

  随后,丹尼果断地通过考试,成为加拿大PGA职业教练,在35岁时完成了一次重要的人生转变。

  在成为职业高尔夫教练后,丹尼开始向各路教练请教。在请教后丹尼更多的是疑问:这个教练为什么这么教?那位教练为什么那样教?以新人姿态进入高尔夫领域,丹尼对高尔夫行业内存在的所有教学理论充满了思辨和质疑。

  和不同的教练交流时,丹尼发现他们都在讨论一个重要的人物——本-霍根。每个人都要“引经据典”地说霍根说过什么,霍根的理论是什么样的。但丹尼发现,这些教练在讨论霍根,却没有教练在真正教授霍根的理论,这些教练不像霍根那样挥杆,他们的学生也不像霍根那样挥杆。

  “如果你们这么崇拜霍根,为什么我看不到有人像霍根那样挥杆?”丹尼发问道。

  在丹尼看来,百余年来,球杆和球的材质在改变,然而高尔夫这项运动的竞技方式没有改变,人的身体机能没有改变,为什么挥杆会改变呢?

  丹尼认为这可能是市场的原因:“市场创造新的偶像,他们追逐新的偶像,从一个人跳到另一个人。美国人并不珍惜过往的大师级球手。”

  对霍根的挥杆理论作出深入研究后,丹尼就成为了霍根挥杆理论的忠实拥护者。“霍根出身贫穷,通过刻苦的练球在上个世纪中期成为一代球王,并且将自己的技术理论总结成文字。霍根讲球技深入到肌肉是怎么运作的,不仅是动作。”丹尼说。

  从最早的核心高尔夫到纯挥杆,丹尼学院的名字都寓意着霍根挥杆理论的精髓:充分利用离心力的挥杆是最有效的,即凭借稳固的可旋转中心将能量释放出去。这一理论就摒弃了双平面挥杆,因为双平面会带来不稳定性,在平面的变化中导致力量丧失。

  说到球技理论时,丹尼滔滔不绝。

  在中国再干30年

  走进丹尼的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这里装饰的主色调是黄色——醒目而温暖。学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学院的宣传图案都是丹尼亲自设计的,他对这方面有极高的审美要求。

  最为特别的是,学院内随处可以见到5个醒目的圆形图标,它们或挂在墙壁上,或印刷在学院的宣传册上,还会出现在学院工作人员的衣服和帽子上。

  这些图标以黄色铺底,用遒劲的黑色线条描绘了5个不同的图案。

  这代表了丹尼的五大教学理论:孙子兵法、少林武僧、特库姆塞(18世纪初期北美一位著名的印第安酋长,他骁勇善战,成功在北美中西部地区组建印第安部落联盟)、霍根秘诀和飞龙在天。

  丹尼介绍说,他用这几个形象的图标代表着高尔夫学习过程中的五个级别,其中,前四个级别表示学员对自身高尔夫整体挥杆的掌握程度,即打高尔夫球运动必须经历的每个步骤和阶段,而第五个级别代表着每个人在高尔夫球运动中的表现。这是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的核心教学理论。

  有核心的教学理论可以理解,为什么要设计五个图标呢?丹尼解释说:“这一方面是宣传的需要,另一方面,我能用另一种方式和学员进行沟通。我不可能和每个学院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我把理论总结出来,并配以形象的图标,方便学员记忆。” 经丹尼同事介绍,棕榈泉国际深圳学院有15名教练,累计的学员有2000多人,而且每个月新增的学员不断增多。

  丹尼透露,由于棕榈泉集团的支持,棕榈泉国际高尔夫学院要向全国连锁的方向发展,丹尼未来的工作将更加繁重。丹尼为自己设下了一个宏伟的目标——打造中国最大、最专业的高尔夫学院。

  然而,年近60岁的丹尼不该考虑退休后的生活吗?

  丹尼说:“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我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令丹尼自豪的是,他的整个家族都有旺盛的工作和生活精力。丹尼的母亲在60岁的时候仍去大学学习并获得学位,老太太现在87岁,仍在学钢琴和唱歌。丹尼的大姐在48岁时生下了自己的第6个孩子。

  “我的家人都不把年龄太当一回事。我也没觉得自己有多老,我现在每周打两次曲棍球,没有发现身体上有太大的变化。”丹尼说。

  丹尼自信地认为,他还可以再工作30年,并在中国终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