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新闻
大熊猫国家公园:驱动中国的绿色发展
2017/09/14

  作者:刘伟 王明浩 冯昌勇 (中国特稿社)

  中国政府宣布建立横跨四川、陕西、甘肃三省的大熊猫国家公园的消息,让做了20多年大熊猫繁育和保护工作的侯蓉激动不已。这意味着,分散在秦岭、岷山、邛崃山等六大山系的33个大熊猫“部落”变成统一“王国”。

  动物保护专家认为,这将促进野生大熊猫交往、丰富基因库,为这一珍稀物种的保护翻开新一页。

  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野化训练基地,大熊猫妈妈“喜妹”(下)教它的孩子爬树。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侯蓉说:“过去几年,中国加大对大熊猫保护的力度,使野外大熊猫数量上升,210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将大熊猫的受威胁程度从‘濒危’变为了‘易危’。”

  作为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认为,如果忽视大熊猫所受的威胁以及濒危状况,有22个熊猫种群,其个体数量小于30只,有灭绝的风险。

  由于历史上特大自然灾害、气候变化以及人为活动加剧,中国独有的珍稀物种大熊猫面临生存条件恶化的威胁,其栖息地破碎化严重。同时,大熊猫分布在行政区划上分属的三个省,多头管理、权责不清等体制体与机制性的问题,也妨碍了大熊猫保护所需的统一规划和管理。

  2017年8月,《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获得国家正式批复。《方案》称,野生大熊猫种群高密度区、大熊猫主要栖息地、大熊猫局域种群遗传交流廊道合计80多个保护地将有机整合划入国家公园,公园将包含核心保护区、生态修复区、科普游憩区、传统利用区4个功能分区,总面积达27134平方公里,相当于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的3倍之大。

  “中国过去已经做了大熊猫人工繁育和野化放归两大阶段性工作,但是,未来国家公园的重点将提升野外种群活力。”侯蓉说。

  侯蓉说,国家公园体制的建立,将增强大熊猫栖息地的连通性、协调性、完整性,推动整体保护、系统修复,实现种群稳定繁衍。

  大熊猫破碎化的栖息地和国家公园范围示意图 新华社记者高杉 制图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中国政府在绿色发展和生态保护上的努力探索。早在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目前共有三江源、东北虎豹、大熊猫、神农架、武夷山、钱江源、湖南南山、北京长城以及香格里拉普达措等9个试点在运行。

  自1956年建立第一个自然保护区以来,中国自然保护区事业有了长足发展,已建有2740处各类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42亿公顷,覆盖了国土面积的14.8%,为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做出了突出贡献。

  “国家公园将改变过去自然保护区面积较小、保护对象单一或保护的生态系统不完整的局面,在中国逐步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代表的新型自然保护体系,”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教授崔国发说。

  崔国发指出,有人认为国家公园是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的“升级版”,这其实错误地夸大了它的旅游开发作用,国家公园最终要实现重要自然生态资源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的目标。

  工作人员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野化训练基地为参加野化训练的大熊猫幼仔做体检。新华社发

  事实上,建设国家公园,需要在“保护”与“开发”这个矛盾中做到平衡。保护动物、生态系统,从根本上也是保护人,但很多时候,保护从“以退为进”开始。

  吉林省珲春市马川子乡依力南沟村附近属于东北虎的栖息地,也是规划中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范围。2016年,村里跑进一只东北虎。本该在山林里忙着采摘蘑菇、山菜的村民感到害怕,都不敢上山。

  距离依力南沟村不远的一片牧场里,今年5月份“闹老虎”以来,已有6头牛被咬死,牛,还有20多头牛失踪。牧场承包人殷兆海说:“老虎是珍稀动物,打是不行,但牛和人的安全也得考虑。”

  珲春市天和东北虎保护协会秘书长李志兴说,早些年老虎食物匮乏,当地居民又多以打猎和养牛为生,人虎矛盾在所难免,人虎冲突时常发生。“如何实现人与野生虎豹和谐共处,走出一条兼顾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路子,成为当地政府必须回答的课题。”

  为缓解老虎猎杀牲畜引发的人虎矛盾,2006年吉林省出台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害补偿办法,明确规定对被野生东北虎等野生动物伤害的农民给予补偿。“老虎吃牛、政府买单”,在当地已普遍推行,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虎之间的对抗性矛盾,也使当地农民保护野生动物观念得以加强。

  一群藏野驴在可可西里地区觅食。 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从2008年开始,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瑞尔保护协会、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等组织,尝试保护新模式:在当地农村成立黄牛养殖合作社和养蜂合作社,免费为村民建造牛舍和蜂箱,为农民提供致富增收手段。作为回报,村民要组建野生东北虎豹保护巡护队,定期到附近山林中巡山清套,同时管理本村人不偷盗猎,发现偷猎行为及时举报,发现虎豹踪迹及时汇报。

  “作为当地村民,我们对山上环境非常熟悉,也了解野生东北虎的出没规律和生活习性。另外农民通过合作社获得养牛技术,又能增加收入,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 参加农民巡护队的下草帽村村民沙明国说。

  为了更好地保护生态和动植物资源,单纯的保护区内人和自然和谐相处并不足够。未来的大熊猫国家公园范围内的人口,将迁出核心保护区。为了让大熊猫可望在相隔的栖息地间自由漫步,仅四川省就涉及至少17万迁出人口。

  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远红外相机于2015年9月25日拍摄到的一只野生东北豹。 新华社发

  彝族人曲别马子,在四川乐山市峨边县勒乌乡山峰村生活了40多年,每年都能在村子里见到大熊猫。山峰村有三个村民小组都在黑竹沟自然保护区内,保护区是连接凉山大熊猫种群的关键走廊。对山峰村的村民来说,建立国家公园可能意味着他们要离开这里,以便为大熊猫提供更多活动空间和生活走廊。

  曲别马子说,如果大家都愿意搬走,他肯定也会搬走。“只要能解决住房、耕地和工作的问题就好。”

  根据《方案》的设计,2020年底,在正式设立多个国家公园前,国家计划为搬迁人口提供新的住所和工作,在核心保护区和生态修复区开展生态移民,合理控制科普游憩区和传统利用区人口规模,引导居民集中居住。

  “自然和人类可以和谐相处。原住居民可以在传统利用区生活,也可以在科普游憩区和国家公园周边参与生态旅游工作,比如,生态导游工作。如果老百姓在国家公园的建设中受益,他们就会变成环境保护的主力军,真正让自己和生态环境都受益。” 侯蓉说。

  (新华社记者 邹声文、宗巍对本文亦有贡献。)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