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新闻
新疆震撼视频!她说:如果没有教培,我待的可能是地狱
2019/03/20

  走在城市街头灯火中,请你别忘记: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18日,国新办发布《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自2014年以来,新疆打掉暴恐团伙1588个,抓获暴恐人员12995人,缴获爆炸装置2052枚……

  当天晚上,CCTV4播出节目《新疆的反恐 去极端化斗争》。

  20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三股势力”,在新疆等地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罹难,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算。

  2009年7月5日的一场震惊中外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中,数千名暴徒在市区多处同时行动,疯狂杀害群众,共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331个店铺和1325辆汽车被砸烧……

  为了达到分裂和控制新疆的目的,“东突”势力大肆传播、宣扬暴力恐怖主义。

  这位翩翩起舞的姑娘名叫迪丽卡玛尔,在2014年9月21日之后,她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跳舞了。

  在“9·21”暴恐袭击中,她的腿被炸断,还要接受二次截肢。

  她说:“那天我和妈妈一起上街。抱着哥哥的儿子,两岁半的娃娃。就是在步行街的那头,砰的一声我就倒下了。”

  现场图片记录了她遇袭受伤后的场景:

  制造这起暴恐袭击的热孜亚,跟迪丽卡玛尔住在同一家医院。她在爆炸中右腿和手臂多处被炸断。

  通过记者的手机,她看到了迪丽卡玛尔。回想作案的那一刻,曾深受宗教极端思想蛊惑的她,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魔鬼”。

  当被问到为何选择走这条路时,她说:“我被魔鬼骗了,受魔鬼的诱惑了。”

  她说她曾经相信过“圣战进天堂”,但现在她说“制造暴力,滥杀无辜是绝对不能进天堂的。”

  2014年3月1日晚上,云南昆明火车站,9名恐怖分子在火车站广场和售票厅持砍刀疯狂砍杀群众。这一事件共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伤。

  59岁的陶从玉和47岁的陶从仙姐妹,为了保护陶从仙19岁的女儿,不幸被暴徒砍成重伤。

 

  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的方式

  开展源头治理

  据不完全统计,从1990年到2017年,“三股势力”在新疆等地共制造了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大量无辜群众被害,数百名公安干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量。

  面对严峻形势,新疆对一切侵犯公民人权、危害公共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的暴力恐怖活动,依法进行严厉打击。

  自2014年以来,新疆打掉涉恐团伙1588个,抓获暴恐人员12995人,缴获爆炸装置2052枚,查处非法宗教活动4858起,涉及30645人,收缴非法宗教宣传品345229件。

  新疆“一手抓打击,一手抓预防”,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的方式开展源头治理。

  在喀什,今年37岁的阿卜杜卡迪尔,回想起以前被人以宗教为名干涉学习语言文字,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段经历挺荒诞。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阿卜杜卡迪尔说:比如说,我说汉语的话,我周边人,特别是那种长辈,宗教人士,他们说这是“卡菲尔”(异教徒)的话。

  在培训中心半年来的学习,让他提高的不只是交流能力,眼界也一下拓宽了。

  阿卜杜卡迪尔:比如说新闻媒体啊,看了以后觉得我们的眼光比以前开阔多了。

  记者:国家大事也知道了。

  阿卜杜卡迪尔:知道了,原来我们根本就不重视,而且也看不懂,听不懂。

  胡马古·阿不都沙塔尔在来到教培中心之前,因为观看极端主义视频并传播极端思想,十几岁的她辍学回家,人生陷入阴霾。

  如今,她已经从教培中心结业,在喀什市经济开发区找到工作,成为一家纺织企业的技术工人。她工作之后,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有了很大改善。

  今年29岁的阿布都赛麦提和妻子,现在是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6年前,他在县城开了一家小饭馆,生意开始做得还不错,可没过多久就有几个所谓的“热心人”打着传播宗教教义的幌子,盯上了他。

  在这些自诩为“宗教学者”的指点下,对宗教教义只知一二的阿布都赛麦提不仅言听计从,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是越陷越深。

  阿布都赛麦提说:(饭馆)门口可能贴一个“非穆斯林不许进”,然后我的思想再发展下去,再极端下去,比如说某个人不注意我这个字体(提示),进我的饭店我可能会打他,或者是赶他出去,严重到不走公路,不坐车,不花钱,不花这个人民币。

  针对饭馆服务员,阿布都赛麦提还制定了一个荒谬的“着装规范”,并且要求他人所思所想必须得与自己保持一致。

  阿布都赛麦提说:我们统一了一下她们的服饰,就是黑色的长袍。因为当时我们的思想就是这个(极端思想),然后我们聘别人、选别人的时候也要看,符合我们的思想(极端思想)要求,然后就你行,过来。

  在极端思想不断感染渗透下,阿布都赛麦提对当时一系列暴恐事件导致的悲剧也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判断。

  阿布都赛麦提说:感觉就是他们(暴恐分子)的行为是对的,因为有这样的说法,比如说被害的警察、干部,很多人视这些给国家工作的人,也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所以他们被杀是应该的,杀"非穆斯林人"可以进天堂。

  回忆起过往种种经历,阿布都赛麦提为自己能进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接受培训感到很庆幸。

  阿布都赛麦提说:因为这个(极端)思想管人,人的行为就是被思想管的,(被)控制了,他的思想已经感染了。如果不及时把他转变过来,人的思想,或者是不及时把他治疗,那他的后果就是,他的思想控制他的所有行动,他可能会杀人,可能会干更坏的行动。通过学习法律、国家的政策法规,我意识到如果我继续那样走下去,别说是我的未来,我家族的未来、我后代的未来可能就是今天死、明天死,或者是后天死,(家乡就)变成一个动乱地区了。

  跟阿布都赛麦提一样,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影响,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涉嫌犯罪但情节较轻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可以免除刑罚的人员,是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中的主体人群。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艾克达说:我爸爸去世那天有人跟我说了,如果你哭了你爸爸会下地狱的,人死了以后,别人哭对他不好。完了以后我就不敢哭,我现在想想也是特别愚昧。

  爸爸去世后,她把自己关在家里,变得越来越自卑。但是来到教培中心之后,她学习了她喜欢的舞蹈,也越来越开朗。

  她说,极端思想中不允许跳舞,如果没有教培,她待的就不是宽敞明亮的学校,有可能是地狱。

  如今的艾克达已经从教培中心结业,在喀什美食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里,她又能站上舞台了。

  类似的改变故事还有许多……

  班里的女学员从不好意思化妆,到“不化妆不出门”:

  马来西亚驻华使馆参赞曾在参观完教培中心后说,真实情况“与我们在西方媒体上了解到的情况不同。”

  “当我们来到这里,我们发现中国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帮助学员脱贫,帮助他们纠正(极端)思想,帮助他们在未来过上好日子。”

  阿富汗驻华使馆临时代办说:“我看过一些报道,我觉得完全是相反的。这里非常舒适的环境,各方面都很好,而且他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他还说,我觉得我们都可以学习。

  截至目前,新疆已经有两年没有发生暴力恐怖案件,其他治安案件也大幅下降。安全稳定的新疆又开始吸引大批游客的到来。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