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加关系 > 教育交流
陈竺部长在蒙特利尔大学荣誉博士学位授予仪式上的讲话
2012/05/28

  (2012年5月25日,加拿大蒙特利尔)

  尊敬的布莱顿校长,

  尊敬的章均赛大使,

  蒙特利尔大学的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和萨英迪校长、马祖尔教授一起接受蒙特利尔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也非常荣幸能够代表萨英迪校长、马祖尔教授致答谢辞。

  对于一个学者来说,获得蒙特利尔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是一个巨大的荣誉,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我想,这个巨大的荣誉,尽管名义上是给我的,但实际上是给予中国医学界的,是对中加两国医学领域长期而卓有成效的学术交流与合作的充分肯定。请允许我借此机会,代表萨英迪校长、马祖尔教授向布莱顿校长、蒙特利尔大学董事会,以及在座的各位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1990年代初我在上海血液学研究所工作期间,时任蒙特利尔临床研究所(Institut de Recherche Clinique de Montreal(IRCM))所长Michel Chretien教授建议我与夫人陈赛娟博士一起到该所作访问学者。1995年,我们荣幸地受到并接受了该所Trang Hoang教授的邀请,到她的实验室做学术休假。众所周知,IRCM与蒙特利尔大学有着紧密的联系。在Trang实验室,我们学到了许多细胞生物学的先进理论和技术。我们所做的有关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合作产生了有趣的结果,为后续多年的研究乃至最终攻克该型白血病都有裨益。可以说,我早在那时就是蒙特利尔医学界的一员了。在访问学习期间,我深受蒙特利尔临床医学研究所浓郁的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熏陶,对蒙特利尔大学严谨的学风和校风留下深刻印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还专门到诺尔曼·白求恩曾经工作过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参观, 瞻仰白求恩铜像并驻足长思。这段记忆至今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诺尔曼·白求恩在中国家喻户晓,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是一位伟大的医生和反法西斯斗士。在中国人民处于二战抗日前线最困难的时期,他把加拿大人民善良、友好、热情的性格充分展现给了中国人民,因在战地前沿手术抢救伤员不幸感染,牺牲在中国河北省唐县。他用自己的生命增进了中加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为中加友谊之桥奠定了坚实的基石。一直以来,我为做白求恩式的“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而自勉。

  蒙特利尔大学是加拿大名列前茅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之一,是世界上最大的法语授课大学。在130多年的历史中,培养了许多像加拿大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和诺贝尔奖获得者R.C.L.吉尔曼这样的杰出人才,在全世界具有广泛的学术影响,也是加拿大培养医学生最多的院校。我很高兴地看到,蒙特利尔大学及其研究所和中国众多大学,包括我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建立了长久合作关系。今天上午,我和赛娟又参观了IRCM,该所从1980年代开始培养了数百名中国学者。我们介绍了最新研究成果,会见了众多科学家,结识了该所的科学所长 Tarik Moroy教授。他的专长与我们在上海的工作相当互补。我和陈赛娟对IRCM的科学同行们一直抱有深深的敬意,也一直保持着对我们在蒙特利尔的逗留保持着美好的记忆。

  此外,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与Michel Chretien教授又在禽流感、艾滋病等病毒感染研究领域共同工作,进一步加深了友谊。作为国际抗病毒联盟(ICAV)的共同创始人,Chretien教授与中国同道们建立了成功的合作,对中国艾滋病研究融入世界起到了积极作用。我希望两国医学研究机构的同仁们在今后展开更加丰富的合作。

  中国和加拿大卫生合作源远流长。白求恩医生可以说是中加两国医学界合作的先驱者之一;中国著名医学中心华西医科大学与加拿大有一百多年的深厚渊源。进入21世纪以来,这种传统友谊在发扬光大。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之时,加拿大为奥运卫生保障提供卫生技术协助;中国遭遇汶川地震等严重自然灾害之时,加拿大人民更是毫不犹豫为救治伤员伸出援助之手。2009年甲型H1N1流感暴发之际,中加两国及时沟通信息和政策,提供流感毒株,为世界范围内防控甲型H1N1流感做出了贡献。近5年来,中加两国卫生部已经举办了三次中加卫生政策对话会议,召开了四次卫生合作联委会会议。这种定期交流机制为两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提供了有利支撑。

  加拿大卫生系统不仅在科技前沿保持先进,而且在制度安排和政策设计上也有颇多可取之处,尤其卫生公平性和可及性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加拿大的医疗卫生体制的理念与实践,为我们设计中国医改方案提供了宝贵经验和思想火花。目前中国的医改已织就了世界上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安全网,近13亿人享受着基本医疗服务。未来医改任务更加艰巨。此次访问,我还将重点考察加拿大的家庭医生制度。加拿大全科医学制度有很长的历史,全国7万名执业医生中,家庭医生占51%,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的全科医生制度刚刚建立,全科医生缺口巨大。加拿大的全科医生制度对中国具有借鉴意义。

  医学从来都不是单纯的自然科学,它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完美结合。医学的目的是关怀生命,“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是医疗卫生行业的终极目标。中国唐朝著名医学家孙思邈在其所著的《大医精诚》篇里讲到“大医”必须具备“精”、“诚”这两个修养。“精”是指专业熟练,“诚”是指品德高尚,就是说一个好的医者,必须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中国人民从白求恩医生的身上看到了加拿大医护人员精湛的医术,崇高的医德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而且,我在2008年先后访问白求恩牺牲地河北省唐县白求恩纪念馆和他在安大略省Gravenhurst的故居时,进一步了解到他的社会化医学理念和伟大人格力量,他的有关医疗服务公平性理念在一定意义上也影响了中国的医药卫生事业改革发展。为了中国医学界永远记住他,我提议将唐县人民医院命名为唐县白求恩纪念医院。在今天,我们更要继续发扬白求恩精神,争取做“精”、“诚”的“大医”。我很高兴地得知,加拿大健康研究院(Canadian Institute of Health Research,CIHR)已设立了白求恩奖学金,记得约七年前CIHR时任院长Allen Bernstein访华时我曾向他提出此建议。希望中加双方能够在医学伦理和全科医学等方面开展交流,让医学人道主义之光照亮21世纪。

  中加两国之间横亘着世界最大洋—太平洋,中加两国和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却丝毫没有因为地理上的距离而受影响。建交42年来,中加两国相互学习、相互理解,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我们有责任继续拓展卫生合作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将合作中的挑战转化为机遇。

  最后,我想再一次感谢布莱顿校长和蒙特利尔大学董事会授予我这一崇高荣誉。我深以属于蒙特利尔大学的一员为荣,我将把毕生奉献给中国人民的健康事业和医学科学事业,并不断为中加友谊事业做出新贡献!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