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加往来
赵立坚:加拿大原住民的命也是命
2021/06/21

  Q

  “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在6月21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人民日报》记者提问:据报道,近日,加拿大一位即将离任的因纽特人众议员表示,加拿大这个建立在压迫原住民基础上的国家,历史上沾满了原住民的鲜血。加议会一方面说同原住民和解、多样性、包容性等漂亮话,一方面却拒绝将保护原住民基本人权的内容纳入预算。加殖民制度并没有结束,只是换了个新名字。加政府应对仍在发生的殖民行为负责。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A

  赵立坚:长期以来,加拿大一直以“人权教师爷”自居,据了解还将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牵头搞所谓人权问题发言,对中国继续进行抹黑攻击。十分讽刺的是,加拿大自身恰是人权状况劣迹斑斑的典型,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对别国人权状况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加拿大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的黑历史已众所周知。而加拿大政府对原住民权利的戕害远不止此。1876年,加拿大出台“印第安人法”,将印第安人圈禁在2200多个贫瘠狭小、与世隔绝、生存环境恶劣的“保留地”。很多“保留地”直到今天也没有安全的饮用水源,部分甚至面临洪水威胁及有毒废弃物危害。2014年,联合国特别调查员报告称,加拿大原住民社会经济状况“令人痛心”。2018年,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通过关于加拿大第七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对原住民妇女和女童被广泛强迫或胁迫绝育表达关切。你提到的这位因纽特人众议员还提到,寄宿学校制度现在演变成儿童寄养制度,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演变为他们的大规模自杀。她的控诉让人心碎。

  原住民的命也是命。加方必须深刻反省这些毫无人道的行为,不要指望几句简单的道歉和漂亮话就能应付了事。加方自诩“人权模范生”,动辄把人权挂在嘴边,而对于自身在人权领域甩也甩不掉、洗也洗不白的累累罪行和斑斑劣迹,却闭口不谈、置若罔闻。这种虚伪和双标令人不齿。加方应停止自欺欺人,正视自身在人权领域的严重问题,对历史和世界做出应有的交代。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